特朗普盛赞俄送美援助物资 俄媒:我们还没宣布送呢


福奇出生于1940年,今年已届80高龄,比“大龄总统”特朗普还年长六岁。

自里根时代以来,他不断就联邦政府如何调整公共防疫政策献计献策。

问题在于,特朗普从来都是善变的。一旦随着疫情变化,他会不会再次认定“还是任性一下对选情更有利”,二人关系会否再次画风突变,恐怕还不得而知。

文章期待特朗普“您必须大声地告诉所有人,福奇他们的意见不是骗局,不是针对特朗普的阴谋”。

从艾滋病、非典、猪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埃博拉,直到此次新冠,他都无一例外地站在专业界最前列,向联邦政府提出针对性、可操作性的建议,并及时纠正其专业性错误。

他振聋发聩地指出“如果沾沾自喜而不积极采取遏制、缓解措施,确诊数可能大幅上升,甚至达到百万级数”,且警告“疫情不会因夏季到来而自动结束”。

这当时在美国引发轩然大波。

他毕业于著名的康奈尔大学医学院,1966年在纽约康奈尔医学中心步入医生行列,两年后进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成为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临床研究实验室(LCI)的临床助理。

这种露骨的、非学术性的攻讦,也引发了另一些美国人的不满。

许多保守派人物无法容忍福奇主张的“为防疫需要不惜让经济和社会暂时停摆”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