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如轰炸机的东德客机:因苏联压力取消研发
来源:犹如轰炸机的东德客机:因苏联压力取消研发发稿时间:2020-04-01 06:06:22


极右翼的泼污和特朗普的摇摆

的确,这位在传染病领域服务50多年、曾先后为6位美国总统提供专业服务的学科专家,不仅在专业学术领域成绩彪炳,且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美国历届政府的传染病防治政策、战略。这点和钟南山院士相似。

可一旦这枚“定海神针”突然离开了特朗普呢?

3月30日,福奇对媒体表示,特朗普“正在听取工作组和我本人的意见”,呼吁媒体不要渲染“我和总统的‘较量’”;一天后,特朗普的“好人论”也应运而生。

他毕业于著名的康奈尔大学医学院,1966年在纽约康奈尔医学中心步入医生行列,两年后进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成为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临床研究实验室(LCI)的临床助理。

福奇并不只是个沉湎于书斋、图书馆和实验室的科学家,更是个关注社会、积极在本专业领域影响公共政策以应对疫情冲击的人。

许多关注新冠肺炎疫情的美国人,因此“松了一口气”。

问题在于,特朗普从来都是善变的。一旦随着疫情变化,他会不会再次认定“还是任性一下对选情更有利”,二人关系会否再次画风突变,恐怕还不得而知。当地时间3月31日下午,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召集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央行行长及欧元集团主席举行视频会议,跟进自3月26日欧盟峰会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对欧盟的社会经济影响及下一步的应对措施。

这种露骨的、非学术性的攻讦,也引发了另一些美国人的不满。

自里根时代以来,他不断就联邦政府如何调整公共防疫政策献计献策。